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风大酒殿

因为你想起了春风,心中有秘密

 
 
 

日志

 
 

爱的捆绑·释放·救赎—《白·蓝·红》  

2009-11-20 09:05:58|  分类: 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的捆绑8226;释放8226;救赎—《白8226;蓝8226;红》 - 微笑谋杀冷漠 - 新诌侃

无疑,装B已经成为当下年轻人的时尚。我有个忧郁的师兄,从前每次在酒桌上举起酒杯时,总不免顾着杯中一头齐肩卷发的倒影而自怜,借着传说中一千多年前那些唐朝诗人的风采,放出人生得意须尽欢、千金散尽还复来一类的厥词。我这位师兄生在唐代绝对会是一位诗人,可惜他生在当代,只能做一名湿人。因为在贵国当代,只有赞歌,没有诗歌。

师兄们每每叫我小哥,多么不对称地,这是一顶轻薄的称呼。我花¥27买下克日什托夫·基耶洛夫斯基的颜色三部曲《蓝·白·红》套碟,当时还没有现在落魄而销魂,装出B的姿态冲着文艺范儿去的我,并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真的会用心去体验导演的世界,然后站出来干着比剧透更无聊和无耻的事情——评影。这种“请进来,走出去”的战略,在道义层面如履薄冰。是的,若非私人电脑坏了,我肯定正在看储存在里面的前几天下载的《惊变》,那是温碧霞唯一一部“献身”作品,而不是像现在坐在这里搬弄是非。

因为基耶洛夫斯基给三部曲排列的顺序是《蓝》-《白》-《红》,我一度认为这家伙思维混乱,逻辑不通。在我的印象里,抛开技术性艺术要素不谈,《蓝》有关爱的释放,《白》有关爱的捆绑,《红》有关爱的救赎,所以行云流水式的排列应该是《白》-《蓝》-《红》。可这样会有几个问题,第一,读起来有点像白兰弟的姐姐,不妥;第二,主题概括得像岩井俊二,太亲日,政治上不正确。

然而,基耶洛夫斯基把她们作为一组作品推出,而不是孤伶伶冷清清的单独搁置,必是赋予了她们之间某种关联性。这种关联性不仅体现在,每一部都会出现一支有关往回收桶里艰难的塞着玻璃瓶的老太太的远景镜头,以及《蓝》的女主角茱丽无意中闯入到《白》里审判卡洛与多明妮离婚案的法庭,更体现在她们共同的对于爱、人性、命运相互纠缠的探索。这种探索,在基耶洛夫斯基的镜头下,甚至可以看作是对于这三者胶着状态的一种去分辨、解放、消融的尝试。

《白》里,多明妮因为卡洛来到巴黎后的性无能,而将他放逐。可想而知,这在贵国道貌岸然的“慰道者”看来,会是多么的不可理喻,多么的资本主义。“难道夫妻生活在今天,已经孱弱到只剩下性生活吗?”典型的余大湿式追问。卡洛心灰意冷之后,回到波兰并最终设局将多明妮送进了监狱。这是卡洛对于多明妮背叛爱的报复,尽管当卡洛透过氤氲着昏黄灯光的窗帘,久久凝视多明妮的身影,眼角悄悄积聚起泪花与怜爱时,后悔之意溢于言表。

《蓝》里失去作曲家丈夫的茱丽,先后尝试了自杀与逃避。自杀当然未遂,逃避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自闭的过程,文艺一点的说法就是将心灵尘封。当茱丽看到同楼的妓女勇敢的面对生活,自以为忠诚的丈夫在外面搞大了一个女人的肚子,固执的助手奥列佛坚持谱完丈夫的遗稿,还有刚出世的一窝红彤彤的小老鼠,走下贵妇的豪车吹笛的流浪汉以及又在赛瓶子的老太,这些散落一地的别处的生活,通过丈夫情妇肚子里的新生命,将转机与希望带进了茱丽的世界。她决定与奥列佛一起继续丈夫未竟的工作,重新安置往事,并规划明天。

女大学生瓦伦蒂娜在《红》里同时兼职模特,她忍受着男朋友不断的猜忌,却将善良与真爱,撒向人间温馨多。三部曲里,只有她主动上前帮助那个路边的老太把玻璃瓶塞进回收桶,也只有她会一再与窃听邻居电话的老法官理论,最后解开老人的心结,并一遍遍用自己温软的眼神去安抚老人沧桑的伤口。八卦的我们甚至会以为两人搞起了忘年之恋,不过法官就是法官,永远比科学家正经,最终他也没有干出杨振宁的勾当。英伦海峡翻船却大难不死之后,瓦伦蒂娜与奥古斯特似曾相识的对望,这名年轻人有着与退休老法官相同的感情经历。不难预料,旧的感情总是会在新的男女身上寻到生机。

卡洛因为爱的背叛选择报复,而最后一刻他才明白是报复捆绑了他,也捆绑了他的爱,从而狠心将心爱的多明妮送进监狱唏嘘不已;茱丽因为生活中无处不在的勇敢、坚持与希望,重新打开自己的心门,而等待某个男人来轻拭上面零落的灰尘其实是个将捆绑住的爱予以释放的动作;瓦伦蒂娜就像是耶稣的化身,她背负猜疑与怨恨,先后拯救了受伤的猫,老法官,赛瓶子的老太太,以及镜头之后的奥古斯特,她似乎就是为救赎众人而生,而救赎的最佳工具无疑还是爱。

如果从贵国流行的宏观视角来关照这组影片,大致可以归纳出这么一个结论:命运磨练人性,人性考验爱,爱改变命运。多么严谨的体系,发克。

 

 


 受托帮一朋友做个网络调查,原文引用如下:

“我有几年国内大型企业工作经验,现跳槽到了外资大型零售企业,才来时间比较短。工作量较大,事情也比较琐碎。这些都无所谓因为公司是世界五百强,但是部门有位同事比较有竞争意识,经常伸个黑手,下个小陷阱的,我对工作要求比较高,也很要面子,却因为她经常被领导说。我是选择离开呢还是忍受?附领导与此同事关系非同一般”附,这位朋友系女性。

  评论这张
 
阅读(4244)|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