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风大酒殿

因为你想起了春风,心中有秘密

 
 
 

日志

 
 

二十五岁,老无所依。  

2012-07-10 00:05:44|  分类: 没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荏苒岁月頽,此心稍已去。二十五载,亦不过弹指之间。回望四分之一个世纪,逝者如斯不可怕,一无所有也不可怕,可怕得是老无所依。BELLChigurh冰冷的微笑中, 觉察出祖辈延续下来的荣耀,正在一点点消融,并为此感到绝望。在我看来,现实的残酷和不可掌控最多令人沮丧;只有对未来的悲观预期才可能令人绝望。这种绝望,就叫做老无所依。

大约是今日的傍晚时分,我会被命运拽向二十五周岁。我预期会是一个闷热的黄昏,所有的夏虫都在空调房里纳凉,蝉也溜去了游泳池,所以每一窝草丛都不会有声音。寂静无疑会创造压力,原本排练百次预备脱口而出的表白,在这样的寂静中变得无法开口。站在对面的姑娘遥不可及,不是因为不敢正视她,而是因为不敢正视她妈;如同这个盛夏黄昏一般的寂静。

我有很多有趣的朋友,与他们的故事相比,我那过去的二十五个年头显得苍白而浅陋,不值一提。我甚至不再愿意在我的日记里,一页页梳理人生经验,讲述一些供看官们鄙夷一笑的故事,或者培育一些蛊惑年轻人的毒草。二十五岁之前,我还很年轻,那时的自己热衷于此,并洋洋自得。如果我有时光机,穿越到曾经的自己面前,我很难不指着他的鼻子说,“你看你,好像一条狗唉”。上一篇日记里,我还这样写道,“没有一段时光是毫无价值的”,可见人是多么的善变。千万别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免费的人生导师和守恒定律,他们如果不是想要解你的口袋,就是想要解你的腰带。

我有一位朋友,4年前是景德镇的黄金荣;如今只能抽10块钱20支的黄金叶。我上大学的时候,他开饭店,开桑塔纳,开房;我毕业一年后,他走投无路去越南贩毒;毕业两年后,死里逃生在上海的工地做小工;毕业三年后,他来到合肥,我们相识并作了半年的同事。他酒量很好,我们曾在风波庄两个人干掉两斤半白酒;事后他曾对我吐露,怎样在宾馆里与一个年逾四十的悍妇激战,事后却自责不已。我当时很艰难的忍住了笑意;如今我们已经很少联系,但在每一个失意的夜晚,总是不可避免的想起他。当我为鸡零狗碎的生活忧伤时,我常常这样告诫自己,你连毒都没贩过,你有什么资格忧伤?

曾经我以为,人类文明的传承,是子女承载父辈的梦想,学生接过老师的储藏。如今我已熟捻,所谓成熟不过是生命中总有一位或几位大哥,拼命的扮演你的人生导师,一面爆你的菊,一面传授你爆菊的技巧。这很公平,就像你要客户的钱,客户要你的命;还像你想睡一晚章子怡,章子怡想要1千万。

二十五岁,是一个承上启下的年龄。如果是写作文,这一年会显得非常重要。因为大部分作文会从这一部分开始,变得首尾不能相顾,离题千里不了了之;人生也大多会从这样的年纪开始,分出两条道路,一条走向高帅富,一条通往臭屌丝。

对于未来,我毫无把握,这么多的令我的丈母娘们惭愧;对于人生,我也早已不想说得太多。因为我所有的体验,千年前的杜甫都已经记下来了。

大江东流去,游子日月长。

  评论这张
 
阅读(500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